贵州开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数字报纸

2019年4月12星期五
国内统一刊号:CN00-0000
4

按日期检索

12 2012
3
4

贵州开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

电子报刊阅读器
放大 缩小 默认

有个游戏叫“挤油渣”

□ 作者 潘兰海

打小时候起,我就害怕过冬天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物质比较匮乏,那时我上小学,家住磷矿的一个平房片区,屋里没有取暖的铁炉子,只有生火做饭的水泥炉灶。简陋的平房里,夏天炎热,冬天寒冷。所以冬天的时候,我经常拿个老式的军用水壶到单位的锅炉房装点开水,然后用衣物包裹着放进并不厚的被窝里,把冻僵的脚放在上面取暖。刚开始会比较烫,感觉皮肤都快烫熟了。而到第二天醒来时,脚那头又是冰凉的,热水壶已变成了冷水壶。

那个时候,每个家庭一般都有几个孩子,给每个孩子都制一套棉衣棉裤不容易。如果要制衣服,一般都要比正常尺码大一两个号,便于过两年个子长高了也能穿。我就有一套蓝色棉衣棉裤是比较大的,穿在身上难以裹紧身体,通风效果倒是很好,保暖效果就差远了。那时候,一套棉衣基本都是穿一个冬季不用换洗,因为本来就没有第二套可换。除了棉衣棉裤和一条裤衩,顶多还有一件卫生衣,没有多余的内衣可穿。脚上的解放鞋几乎没有保暖的作用。

我最怕的是冬天的早上起床,特别是下雪和凝冻天。每次起床时都得先憋口气,然后咬着牙从暖和的被窝里出来,找到滑落到被窝一旁的棉衣棉裤。这一刹那,冷空气会立刻让我浑身冒出鸡皮疙瘩,哆哆嗦嗦地迅速穿上衣裤。

走在上学的路上,刺骨的寒风像刀子一样从衣裤的口子往里钻,不一会儿身体又开始哆嗦起来。记得我和一些同学一样,耳朵和手脚总爱生冻疮,生冻疮的地方皮肤是红肿的,像擦了光油似的,又痛又痒,忍不住的时候总爱用手去挠一挠。

教室里虽然阻隔了寒风的侵袭,但是坐在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教室里还是很冷。一堂课下来,身体都快冻僵了。只要老师临时离开教室一会儿,小伙伴们就开始跺起脚来。

课间休息,同学们爱玩各种游戏,其中一个游戏是冬天里最喜欢玩的,叫“挤油渣”。

“挤油渣”没有过多的游戏规则,却是同学们最简单而又奏效的取暖方法。只不过要想在冬天获得良好的热身效果,两三个人是不行的,需要一定数量的小伙伴们共同参与。参加这个游戏的男女同学分成两队,你紧挨着我,我紧挨着你,靠墙排成一排,从两边往中间挤。被挤出来的人,各自跑到队尾,继续挤。挤的同时还齐声喊着“一二三嘞,挤油渣嘞”,一边喊一边用肩膀或手臂朝里挤,看哪队挤得厉害。挤在最中间的位置是最暖和的,受到的压力也最大,也最容易被挤出来,挤出来又到后面接着挤。循环往复,其乐融融。

看似动作简单,但不一会儿工夫,身体就开始发热了,有的已是气喘吁吁了,稚嫩的脸蛋渐渐红润了起来。时间再长一点,有的还会冒一些细小的汗珠,反正能坚持到最后的并不多。只要是课间挤上个几分钟,上一整节课大家就不会感到那么冷了。

在“挤油渣”的过程中,偶尔会发生一点小意外。正当大家挤得热火朝天的时候,有人却大喊一声:“谁放屁了,好臭啊!”这时,大家立马就会松劲了,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鼻孔里,一边屏住呼吸一边小心地喘着气。当其他同学确定闻到了臭味后,大家都捂着鼻子一哄而散。总有那么一两个同学会在大家的笑声中被埋怨着“就是你”“就是他”“哪个小狗放的”……

儿时的冬天已过去40多年了,如果说那个年代的冬天是一种煎熬,那么“挤油渣”不失为小伙伴们抱团取暖的一种简便易做的好游戏,在带来欢乐的同时,也融化了一个又一个寒冷的冬季。

现在已进入到社会主义新时代,物质非常丰富,各式各样的羽绒服、保暖内衣等过冬服装琳琅满目,取暖的电器设备也是多得让人眼花缭乱。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还玩不玩“挤油渣”游戏了,至少我没有听到过孩子们提到“挤油渣”这个词儿,看到和听到的都是较为现代的游乐设施和电脑游戏。似乎“挤油渣”游戏已离我们越来越远了。

面对自然界的严寒,我们已经有了很多方法和物质来应对,而一些非自然界的严寒是我们以往不曾遇到的。也许某个人的心里会有一坐冰山,需要人去熔化;也许是一个企业在发展的路途中来到一片冰天雪地,需要大家同舟共济,破冰前行。正如开磷现在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,大家都面临着严酷的考验。能不能抵御开磷发展史上最严寒的冬天,靠的是大家的信心和热情,我们不妨也来一场“挤油渣”游戏,挤过了冬天,春天还远吗!

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 |
在线订报
| 在线投稿
主办单位:贵州开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报社 制作单位:53bk.com
备案号: